Our clients are always comletely satisfied with our services

+386 40 111 5555

info@yourdomain.com

16, 8月 2022
40强赛延期影响之中国足球 国足当“让路”中超 赛程可适时微调

8月12日,亚足联正式通知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40强赛将进一步延期至2021年。这其实不管是对中国男足国家队抑或整个中国足球,都可以说是一个好消息,尤其是目前正在苏州和大连两个赛区展开的中超第一阶段比赛。某种程度上,鉴于目前的实际现实情况,中国足协可以有针对性地对联赛的赛程适当进行微调,一方面无需将赛程安排再如此紧密,另一方面也可以让球员、教练员以及工作人员的身心适当进行调整。无论是从防疫抑或还是人性化的角度来说,都是有利于中国足球的整体发展的。

疫情之下,今年的中超联赛能够重启,不管是中国足协、中超各球会抑或还是赛区组委会等各个方面,都可以说是功不可没。受制于现实情况,加上当初还要应对40强赛小组赛最后四场比赛,所以,中超联赛重启之后,第一阶段的比赛全部是封闭环境下的赛会制比赛,赛程安排也相当紧密,基本都是四五天一轮比赛。因为从7月25日联赛重启,只有在这样的节奏下,才能确保在9月24日全部完赛,然后国家队才能够有足够的时间予以保障、展开集训,为原定10月8日与马尔代夫队的比赛进行准备。

而且,也同样是受到40强赛小组赛的影响,再加上中超“BIG 4”还要参加10月中旬期间进行的亚冠联赛小组赛以及1/8决赛,因而迄今为止中国足协还没有给出第二阶段比赛的具体时间表,只能是耐心等待实际情况的发展与变化而定。但是,如今亚足联和国际足联协商作出了延期40强赛的决定之后,国家队在今年年内就没有任何正式赛事任务,哪怕是组织集训,也不是那种必须有时间要求、人员要求的集训。于是,这就为中超联赛展开调整创造了条件与机会。

譬如说,按照目前的中超联赛第一阶段比赛计划,昨天(8月12日)打完了第四轮之后,明天(14日)将展开第五轮角逐。依然还是四天八场比赛的节奏。那么,中国足协是否可以和各俱乐部以及相关单位、管理部门协商一下,在打完第一循环也就是七轮比赛之后,安排一周或者10天左右的休息时间?让各队可以离开赛区,但前提当然是确保抗疫防疫的各种措施落实到位、确保不出现任何意外情况。

之所以提出安排一周到10天左右的调整,其实是希望给各参赛队一个“缓冲”,毕竟今年的中超联赛是在全封闭的特殊环境下展开的,无论是从人性化管理角度,抑或还是从保障联赛的技战术水准等诸多方面,有这样的缓冲时间其实都是非常有必要的。而能够有这样的“缓冲期”,就是因为国家队的40强赛延期了,国足就未必一定非要安排在9月25日展开集训。在联赛第一阶段比赛结束之后,国足依然还可以组织一次短期集训,但时间安排方面显然灵活度更高、更容易操作。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即便是取消国家队的集训也是完全可以的,完全没有必要再去跟联赛“抢时间”。因为在联赛正常顺利结束之后,国足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安排集训。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联赛是国脚们保持状态、调整状态最好的平台,只要确保不受伤,国脚们参加联赛的效果要远强于参加国家队只集训、不比赛的效果。

所以,如何应对40强赛延期?中国足协应该从中国足球的整体角度、长远角度来进行权衡与考虑。往年,足协一直希望俱乐部多支持、多配合,特别是在国家队方面。但今年情况特殊,中国足协和国家队其实也应该多考虑配合一下俱乐部、暂时“牺牲”一下国家队的利益,更何况眼下的“牺牲”、“退让”,其实是为了未来更好地得到俱乐部的支持与配合。因此,中国足协完全可以考虑在中超联赛第一阶段比赛再进行三轮之后安排一个短暂的“缓冲期”。

记者之所以在亚足联宣布40强赛延期之后提出联赛赛程进行适当微调的问题,除了前面所提及的安排过密的情况之后,还有一个异常突出的现实问题,就是联赛战罢仅仅四轮,在如此频密的赛程上,据不完全统计,各队受伤缺阵的球员已经累计超过30人,尤其是以外援居多。这是以往中超联赛中从未有过的现象,也更是值得联赛组织者与管理者认真思考并拿出相应对策的解决办法。

受到疫情的影响,今年中超各队的外援回归情况并不算很顺利,对各队的影响也很大,毕竟这么多年来,中超各队一直都是以外援为核心,外援之于中超的重要性无需多言。像广州富力队和天津泰达队在两个小组前四轮比赛之后排名垫底,多少出人意料,根本原因恐怕就是在于外援不整。由于外援的归队时间相对较以往更晚,然后需要按照防疫相关规定先进行隔离14天,之后才能正常展开恢复、合练,这极大地影响到了外援在比赛中的状态。特别是,今年的联赛又是四五天一场比赛,四轮下来,外援受伤人数差不多占据受伤总人数中的一半,恐怕也就再正常不过了。这是以往从未有过的现象。再加上这些外援在职业生涯中恐怕从未经历过像今年中超联赛是在全封闭状态下进行的体验,难免在心理上、生理上也会存在某种不适应。这无疑是更进一步加剧了伤病出现的机率。

譬如,像广州恒大队的洛国富除了是因为5月份受伤、伤愈之后又过于急切恢复,导致旧伤复发,至今尚无法出场。而上海上港队的胡尔克在参加了第一轮比赛之后连续缺席了随后的三轮,原因当然也是伤病。申花队的韩国高中锋金信煜右脚胫骨远端应力性骨折,不仅将缺席第一阶段随后的全部比赛,甚至很有可能将影响到10月中旬展开的亚冠联赛。申花队的新援赵明剑也肌肉拉伤,复出时间尚难预料。而武汉卓尔队的外援拉斐尔上赛季帮助球队成为黑马,但今年一场未打就已经提前返回了巴西,原因就是左膝受伤。深圳队的马里在与河南建业队的比赛中,在无对抗的情况下自己倒地严重受伤,被迫提前下场,导致球队输球,而主教练多纳多尼也因此而无奈下课。富力队之前只能派遣扎哈维、“雷鸟”两名外援出场,登贝莱则是受伤无法出场,萨巴和托西奇则因为未能尽早归队,恐怕还需要进一步的恢复才能出战。于是,扎哈维独木难支,第100个入球也是姗姗来迟。

天津泰达队的外援乔纳森何时能够复出?目前也依然需要打上问号。阿奇姆彭则已经受伤休战后,不得不带伤出战。赛季初从国安转投来的中后卫雷腾龙则已经离开返回北京接受手术治疗。即便是像江苏苏宁队、山东鲁能队等这样外援齐整的队伍,本土球员也是伤病不断。

所以,第一阶段前四轮比赛出现如此多的伤病,恐怕并不是一种偶然,某种程度是足协确定了这种全新赛制后的一种必然,而且是可以造就预见得到的。更何况比赛还是在一种全封闭的环境下展开的。

其次,不得不说的,中超联赛被迫至7月25日才重启,这就注定今年的中超联赛第一阶段必须只能在高温与酷暑下展开。尽管24节气中,如今都已经过了立秋,但当下苏州赛区依然高温难耐。所以,中超联赛战罢四轮,普遍的一个感受与印象是:今年中超联赛的节奏似乎较往年更慢,更多的球队是在走着踢、站着踢。但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高温下的消耗远超日常。而且,像苏州赛区的天气先是黄梅雨季,“出梅”之后马上就是高温,这种高温与北方的那种干热还完全不同,苏州地区的湿度极大,意味着消耗也较北方更大。所以,这就造成了一个比较特别的情况,即苏州赛区受伤的本土球员和外援远多于大连赛区!这就是“天时”之故。

第三,也是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一直被普通百姓认为是“借口”的场地与草坪问题。不得不说的是,苏州赛区的场地与草坪情况其实并不像外界所设想的那么完美。一个现实是:这么多年来,苏州赛区就没有出现过中超甚至中甲球队,最多也就是中乙球会。中乙联赛对于场地与草坪的要求,显然无法与中超相比。相比而言,大连赛区毕竟有承办中超、甲A联赛的传统,知道草坪的要求究竟是什么。不止于此,即便是球场的草坪维护工作人员,经常负责中超的草坪维护工譬如像工体、天河的工作人员,恐怕远比苏州赛区场地的草坪维护工更清楚、处理具体情况时也更有经验。

所以,缘何中超联赛第三、第四轮中,个别场次提前更换场地?这倒不是要批评或指责赛区工作不力,而只是想说一点,即现代足球比赛中,草坪所起到的作用越来越重要,并不是像普通百姓所设想的那样,一提到场地与草坪就是“找借口”。当然,足协和赛区也已经注意到了场地与草坪的重要性,已经组织专业人员在修复与维护草坪、确保比赛能够顺利运转。

所有的这一系列因素累加起来,导致了今年联赛前四轮比赛中球员受伤的情况明显增多。这也是客观情况下所导致的某些必然。从抗疫防疫的角度来说,今年中超联赛的安排无可挑剔;但从足球运动的规律与科学的角度来说,今年的联赛安排是需要打上问号的。但在特殊时期,“两权相害取其轻;两权相利取其重。”中国足协和组织者们的选择无可厚非。只是,在如今40强赛已经延期的新形势下,中国足协可以适时作出调整,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只要有利于中国足球的整体发展这个“大局”,就应该尽快抉择。

15, 8月 2022
足协主席陈戌源要求李铁立“军令状”:国足40强赛必须出线年中国足球如何破局?

广州日报讯 2021年已经到来。由于受疫情影响,很多国际重要比赛都延期到2021年进行。就中国足球而论,今年将面临国足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40强赛、中超、亚冠、东京奥运会女足预选赛、全运会足球赛等多线挑战。在全球疫情依然未稳定的情况下,2021年的中国足球到底向何处去?

中国足协从2021年开始,将把三级职业联赛的运营权下放给“职业联赛理事会”(即此前所谓的“职业联盟”)。目前,该组织已经在京成了“筹备组”,原来中国足协旗下负责联赛运营的各路工作团队都陆续归入“筹备组”的统筹调度中,有关今年职业联赛的各项筹备工作正有序进行。

根据目前的计划,新赛季中超最早将于今年3月上旬开赛,计划于今年11月中旬左右结束。中国足协与“筹备组”将尽可能确保中超打满30轮比赛。足协杯则继续保留,其前期赛事计划集中于8月、9月展开,决赛在12月进行。

新赛季中超目前倾向于分三阶段进行,但每个阶段的具体赛制和赛程,目前仍无定论,因为这涉及到国足世预赛和亚冠的细节。一旦中超和上述两项比赛有冲突,中国足协还会根据实际情况对中超进行调整。同样考虑到疫情的问题,中国足协今年仍倾向于采用“赛会制”的模式启动今年的职业联赛。假如下半年的防疫情况稳定,不排除恢复主客制。

中国足协目前已经向各地方足协下放了申办今年三级职业联赛承办赛区的通知,要求各地方足协上报当地适合举办职业联赛的城市。目前从天气条件和防疫形势来判断,中超第一阶段的赛事肯定不适宜放到北方进行,相对来说南方的城市更具备合适的条件。因此,拥有承办去年中超经验的苏州毫无疑问是一个首先的赛区,而另一个赛区从目前的各方面判断,第一阶段落户在广州的几率颇高。

广州市足协本周已经按照中国足协的相关规定,向广州市体育局提交了承办2021赛季中超第一阶段赛事的方案,计划于1月6日之前向中国足协递交申办方案。去年中超,广州本来已经通过中国足协考察成为中超的承办赛区之一,但后来无奈因故作罢。今年如要重新承办中超,广州在天气、场地、接待等客观条件上完全符合中国足协要求,关键在于能否顺利履行中国足协的防疫要求。据悉,广州市体育局全力支持市足协的申办工作,并与广州市政府争取全方位的配合条件。

根据中国足协的既定规划,2023年中超必须扩军到18队。如今“筹备组”计划加速“中超扩军”的,希望2021赛季结束就要完成。具体的措施是2021赛季中超的第15名和第16名球队不直接降级,而是与中甲今年第3和第4名进行附加赛。也就是说,今年中超的降级名额是0.5+0.5,中甲的升级名额是2+0.5+0.5。当然,目前这个方案仍在与各家俱乐部磋商中,据悉多数俱乐部对此比较支持。

尽管2021中超在赛程、赛制、赛区三方面还未形成最终定案,但中超2021在“限薪”和“中性名”两大政策的限制下,投资锐减必将带来整个中超生态的巨变。如今,中国足协还未正式公布16队中超最终改成什么名称,各家中超球队大多数要到1月下旬才展开集训,但不少俱乐部已经开始了换帅和球员交易的操作。

总体来看,今年中超除了几个还在合同期内的大牌外援,其他新加盟的外援基本上都是一些名气不大、性价比相对较高的实力球员。估计有一半的球队要更换主帅。部分经营压力大的俱乐部有望开放成为国内球员的“超市”。中超的整体薪酬基本回到10年之前的水平,各种“场外因素”是否死灰复燃?

李铁立军令状40强赛必出线月底的海口国字号教练会议上,中国足协陈戌源要李铁立下“军令状”:今年40强赛必须确保出线强赛则力争出线胜1平1负的战绩,目前距离小组头名的叙利亚队有8分差距。国足想以小组头名资格出线基本无望,接下来只能期待以4个成绩最好的小组第二出线。想要完成出线场比赛中全部胜出。

对于李铁来说,他最大的困难并非从无国字号带队经验,而是他出任国足主帅整整一年时间,居然没有率队打过一场正式比赛!2020年,国足仅仅组织过4期的国内外集训,其间只与俱乐部队打过内部对抗赛。无论新旧国脚,如今最缺乏国际比赛的经验,李铁为国足设计的战术打法也得不到任何真正的检验。

如今亚足联对40强赛的赛程还未敲定,究竟是维持主客场还是采用赛会制也未有定论。李铁暂时只能制定1月下旬在海口展开冬训的计划。一般来说,40强赛应该在4月到6月之间开始,国足还有三主一客。据悉,中国足协已经向亚足联反复强调,必须保留国足的主场,不建议采取在第三国的赛会制。

至于去年以来一直成为舆论焦点的“归化”问题,目前国内7名已经具备归化资格的球员不会全部出线在海南冬训中,更不会同时入选40强赛的阵容。之前备受国内外媒体关注的“归化特谢拉”问题,如无意外将因无法支付特谢拉的高昂薪水而“流产”。如何提升未来国足的攻击力,李铁将务实处理。

此外,中国女足的姑娘们也将踏上东京奥运会女足预赛的赛场。按照计划,2月19日和24日,中国女足将两战韩国女足,两回合的胜者将获得东京奥运会女足赛的入场券。在2020年上半年进行的奥预赛中,受疫情影响的中国女足曾放弃主场资格,远赴澳大利亚参赛。在多名主力缺阵、首战前一天才结束隔离等极端不利因素下,中国女足还是取得2胜1平战绩,以小组第二身份获得奥预赛附加赛资格。新的一年,女足姑娘能否顺利再度闯入奥运赛场,我们拭目以待。

目前中国足协旗下共有U21国青(1999年龄段)、U19国青(2001年龄段)、U16国少(2004年龄段)三支男足低龄国字号球队。他们的发展前景和目标各不相同。

U21国青队由塞尔维亚籍主教练、前甲A的大连实德名将扬科维奇率领,球员基本上都已经在中超亮相过,但真正能让人眼前一亮者寥寥可数。U21国青今年的重点是参加10月份的第五届U23亚洲杯赛预选赛,目标是打进决赛圈。而这支队伍更长远的目标则是2022年9月份在本土进行的杭州亚运会男足赛。

U19国青队由成耀东率领,2020年年先后组织了4期集训,而且也参加了中乙联赛。成耀东认为经过中乙的锻炼,全队的战术能力有一定提升,今年希望能继续参加中乙联赛。但对于国内这个年龄段的球员来说,今年更重要的比赛莫过于第十四届陕西全运会。

2021年陕西全运会男足赛最初设立了U20(2001年龄段)和U18(2003年龄段)两个年龄组别,这和前几届全运会是一样的。但从2018年开始,外界盛传国家体育总局要把男足赛去掉U20组别,因此各地体育局就大规模撤减U20男足的建制。2019年下半年,国家体育总局正式发出通知,明确2021年的全运会只设立U17(2004年龄段)和U18两个组别,其中U18组别可以加入4个U20的超龄球员。

但就在2020年12月,国家体育总局再次调整告个别比赛项目的设组,其中男足就要求把U17组别恢复为U20组,原因是U20球员是参加2024年奥运会的适龄球员,应该有更多锻炼机会。如此一来,全国各地的体育局赶紧重新组建U20球队,毕竟这几年保持U20建制球队的地方只有恒大、富力、鲁能、绿城这四大足校。

外界总有一个错误的声音,认为再搞全运会已经毫无意义。事实上在竞技体育的领域,全运会对各项目精英后备人才的培养具有十分重要的杠杆作用。仅就中国足球青训来说,全运会才是检验各地整体实力的最高舞台,也是保证某一年龄段青训球员数量的最有效手段。如今陕西全运会恢复男足U20的组别后,2001年龄段的球员将重新获得证明自己的机会。

至于U16国少队,他们本来应该在2020年9月份参加巴林亚少赛,从而争夺参加2021年3月秘鲁世少赛的资格。U16国少队6年后重返亚少赛,本来西班牙主帅安东尼奥和领队邵佳一都意气风发,试图在亚少赛上一展风采。但受疫情影响,9月份的亚少赛被亚足联推迟到2021年2月份举行。但如今,国际足联已经取消了秘鲁世少赛,那么亚少赛必然也将取消。U16国少队将集体面临解散的命运。那么,以鲁能何小珂、恒大足校曾耀樟为首的一批国少队小将们,他们今年恐怕只能“以小打大”参加全运会U18组别的比赛,未来争取早日成为一线队的职业球员。

如今职业联赛U23政策持续发酵、校园足球方兴未艾、社会青训遍地开花、体教融合呼声高涨,还有“足球中考”等新元素的刺激,中国足球青训在2021年能否取得新突破?